玉楼明月长相忆

龙岗区域公司 陈海杏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江城子》




       空气,淡淡的,泛着丝丝凉意。

       一个人,塞着耳塞,静静地听着淡淡的歌。

      在听到马天宇用干净的嗓音唱着《青衣》时,恍然间,想起苏轼的《江城子》。

       神似的韵味,怎样熟悉的场景,此时此刻,如配诗乐的电影,缓缓放映。

       没有字字珠玑描绘的向往,却在心的最深处暖暖地开着一种感动……

      历史上,我欣赏三个男人。一个是纳兰容若,一个是柳永,一个是苏轼。

       纳兰容若。

      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使一切有开始存在的理由,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黯然了所有卿卿我我的思念。

最初的惬意,如梦幻般的感觉,一颦一蹙,一言一笑,如春风拂面,如霏雨淋浴。

       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写得如此深邃,比翼连枝都已成为往日的追忆,现在想来只剩下那一身惘然。初见时那一抹美丽,在心中朦胧欲现。那一种惆怅,哪一种深深的痛,在细雨的夜里,含泪的离别,望眼消失于这茫茫红尘的没落。

       彼此擦肩而过,如烟花般瞬美,已悄然而逝。珍重,至此所寄托的也只有这些。谁未珍惜?谁会犹悔?在芸芸纵生中,缘起缘灭。

       去追忆,想回到过去,回到那初见之时。

       柳永。

       最恨,是古时的男子不懂得珍惜女人。《诗经》里一篇篇弃妇诗叫人不忍卒读。而为妓女舍弃功名的却只有柳七。“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柳永对妓女的爱,换来了妓女的真情和崇拜。在妓女的心中,能见上柳永一面,自己的名字能被他叫上一声,使柳永为自己填词一首,即便立即死去,也心甘情愿。

       我觉得柳词愈是纷花雪月,愈见得情谊深长,也不用去追求境界辽阔高深,因为柳永的胸襟比之寻常男人已是霁光月明了,词自然是堂庑特大。

       草色烟光残照里,我若遇上柳七,定会备下清酒佳肴,共他浅斟低吟。

       至于苏轼。

       苏轼的生命里有过三个女人。原配王弗,继配王闰之,还有侍妾王朝云。

       都知道苏轼一生为情所重,也自多情宽厚,有树欲静风不止的快乐烦恼。而我识苏轼,却恰恰是为他的大爱。

       从此不再执拗的认定,一个人一辈子只爱一个人是值得称许的。童话里的王子只爱公主一人,那是童话,要保留纯净。现实上,王子与公主都已经慢慢地长大,人与人之间也会渐行渐远。

       城堡已经凋敝,粉红色的玫瑰早就已经败色。

      爱就爱得这般豁达,明亮,九曲柔肠,所以,他十年后还记得王弗在小轩窗梳妆的情形,在她的坟前默然落泪,无处话凄凉。他不是,生前辜负,死后说相思。这样的爱,深重,纯粹。

       对每一个爱人珍重,彼此之间没有模糊的替代,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谁,需要的是什么,若爱的时候只爱一个人,不要有旁支进来牵扯,这爱就如舍利子,金贵完满。

       读《江城子》,读破苏轼一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