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 碎

龙岗区域公司 薛海平

是一季秋,撩人的思绪又开始肆无忌惮的蔓延,那一刻,我蓦然回首。——题记



      秋,字里行间总是参杂着一种莫名的惆怅。若是仔细掂量,又总是抓不住那一瞬间的停留。春去秋来,花落花开。

   泛黄的叶枝纷纷落下,不在空中舞蹈,却在空中祈祷。选择落下不是自己的意愿,是命运的牵连。就像田野间的麦穗那样,一起历经了四季的轮回,却因秋风轻轻的触碰,曾经拥簇的梦,亦已消散成空。镜若是破碎,如同被撕裂的梦,疼痛却“无动于衷”。就像我,又一次走过田间那亦已成“灰”的岔口。

      一片一片“金色”映入眼帘,那是田野上的“立方”,是我破碎的心房。我羡慕这“金色”,不像夜空中的繁星那样独自闪烁。我向往这“金色”,不像艺林园中的百花那样,美丽却繁杂。我向前轻轻迈步,试着触碰这无形的美。可是,我愈是向前,美却亦是离工愈远,以至于我不得不止住前行的脚步。布帆鞋下踏着青石板,边角布满青苔,仿佛轻轻一踮,便会滑落在这无形的美中,无法自拔。我恍然跨出这“危险边缘”,在这若大的田野上,是田埂将这“金色”系在一起。田埂中间的小道上,没有杂草,这是人们长期踩踏的见证,是通往这“金色国度”的道路。田埂两边却是突起的青草,在这片“金色”的渲染下,似乎也染上了金色。年复一年,它们挺拔在这乡间小道上守候着,它们在守候什么呢?

      我不禁俯下身,试着探寻。泥土地上的小虫似乎被我吓着了,连忙跑开,不料却撞上这“金色”。我听到了一阵清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朝声望去,猛然一惊,那是多么美丽的麦穗一颗颗饱满的麦粒,一粒挨着一粒。我连忙剥开繁茂的麦叶,仔细一看,它们的麦壳彼此紧贴着,身子奋力向上坚挺,紧紧抱成一团。麦穗中间是一条坚韧而笔直的麦杆,它用尽精力、时间、精心呵护,牵动每一颗麦子的心,好让它们心连心,团结奋力、挺拔向上。麦粒旁边是一片片宽大的麦叶,支撑着麦粒,给予它们温暖与力量。就这样,历经风吹雨打……

      繁花似锦,终究会落。梦如仙境,终究会醒。麦穗落叶,散开了“麦粒”失去了“麦叶”,离开了“麦杆”。如今,我在这里诉说曾经的梦。麦粒,你们会在哪里?麦杆,是否安好?麦叶,是否依存……

      如我怀念曾经一起拥簇的、金色的麦穗,可如今却成了孤孤单单的灰色的麦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