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那一缕炊烟

龙岗区域公司 徐凡

      岁月不饶人。

       时间,一个多么不起眼的词,但它却像催化剂那样成长了我们,苍老了母亲的容颜。

       每当“朦朦胧胧”地起床,“跌跌撞撞”地来到食堂。一碗清香溢人的面粉香和葱花香扑鼻而来,朦胧的睡意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清晨,那一缕幽幽清澈的炊烟。

       我的老家在偏远的山村,那儿没有耀眼的霓虹灯,没有街道的车水马龙,没有诱人的美食。母亲每日清晨起来时,我能看见的瓦屋上飘荡着的清烟,以及饭桌上的那碗清香而淳朴的面。

       依稀记得,小时候,因为家离学校很远。所以,清晨公鸡的鸣叫成了我的闹铃。每天清晨,我总会听到公鸡的鸣叫在心间“徘徊”、“回荡”那是最美的呼唤。这时,我总会迷迷糊糊,双手揉着那没睡醒的双眼,光着脚丫啼啼踏踏爬下那小木床。站在门口,看到一团团的雾如同哈达般围绕着山间,听到鸟儿在树枝上清脆的鸣叫,呼吸着清闲的空气,当然还有那瓦屋上飘散的清烟。

       是谁这么早就在煮饭呢?那是勤劳朴实的母亲啊!天还停留在夜色中,我那勤劳的母亲就摸黑起床,那时我总能听到母亲用手捞洗面条的声音。山村的夜晚如同城市的冬季一样,尽管如此,母亲还是坚持着每天清晨就在桌上摆放着一碗清香的面条。

       那是一次无意中,我蹦着跳着来到桌前,母亲端着一碗面给我,我高兴地接过,这时,我震惊了,母亲的手是多么的粗糙,手上早已布满厚厚的茧。有些手指间都龟裂了。我不禁抬起头,看着我的母亲,双眼角边早已有鱼尾纹了。但在我看来母亲还是那样美丽,说话时鱼尾纹仿佛在跳动着。

      母亲,犹如每日清晨那一碗简单平凡的面。如今,依旧深深烙印在我心里,那是一份不可磨灭的美好。还记得吃完早餐时,母亲那清澈的双眸远望着我消失在那曲折的山路中……

       现在,出来工作了,假日回家吃上那味道依存的面,是世间最美的幸福。可是母亲的双手依旧布满着老茧,岁月无情地吞噬着母亲的容颜,我隐约看见白发慢慢地爬上了母亲的双鬓……

       清晨,那一缕炊烟,瓦屋上飘散了芳香,饭桌上积淀的是母亲的辛劳,碗面上飘碰上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