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是一种痛苦

集团总部 李婷

      什么是哲学?

      对哲学的定义多种多样,每个哲学家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哲学发展到至今都没有一个确定的定义。古希腊对哲学的定义简单明了:“爱智慧”,即对真理的渴望与追求;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认为哲学的真谛是寻求真理,而不是占有真理,哲学就是在途中;黑格尔认为哲学是思想中所把握到的时代;爱因斯坦认为如果把哲学理解为在最普遍和最广泛的形式中对知识的追求,那么,哲学显然就可以被认为是全部科学之母;毛泽东认为哲学是对自然科学和对社会科学的概括总结……

      翻开现在的哲学书,通用的哲学定义是系统化、理论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个定义不能说有问题,但是给人的感觉生硬死板,毫无生机。在诸多哲学家给出的定义中,让我最印象深刻、最有认同感的定义是最原始的古希腊的定义,简单的“爱智慧”三个字,却表达出了丰富的精神内涵。哲学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智慧,它所探讨的不是一种小智慧,而是自然宇宙最深刻最根本的奥秘,这是一种至高无上、永恒无限的理想境界。正像雅斯贝尔斯所说的那样,哲学的真谛在于对真理的追寻,人类对哲学的思考、对宇宙奥秘的探索永远无法达到极致,所以说“哲学就是在途中”。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要去往何处?

世界究竟是怎样的?

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

……



       哲学在于探究诸如此类的问题,学习哲学,回答这些问题能让人活的更清醒,至少比一般人更清醒。但是哲学问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这些问题至始至终都不曾有过结论,越是争论就越是模糊不清。得出的结论是,哲学不是让人越来越聪明,反而是让人越来越糊涂,知道的越多就越发能感觉到自己的无知,苏格拉底之所以是最聪明的人,就在于他承认自己的无知。

       在他人眼里,学习哲学是一件痛苦的事,他们看到的只是晦涩难懂的哲学原著和原理,但其实,智慧才是一种痛苦,它的刻骨铭心之处不仅在于人注定了要追求智慧却又注定了不可能通达智慧的境界,而且更在于追求智慧使人知道了自己的无知,知道了自己的有限性,知道了自己的有死性。

       人对智慧的追求可以很自然的想到伊甸园神话,亚当和夏娃因为偷食智慧之树的果实而被上帝驱逐出伊甸园,灵魂受罚,身体死亡。亚当和夏娃之所以偷食源自于他们对智慧的追求还是他们自由意志的缺失,个人有个人的看法,暂时还没有定论,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亚当和夏娃是因为获得了智慧才知道自己是有死的,智慧的痛苦就源自于此。人区别于动物的本质在于人是有理性的动物,在于他有自由意志,人的行动不是出于本能而是自由选择的结果,追求智慧是人的本性,人可以依靠自身的理性思维把握自然的规律,人有探寻宇宙一切奥秘的伟大理想,但探寻宇宙奥秘这条路是漫长没有尽头的,这与人类有限的生命成了无法解决的矛盾。千百年来,人类上天入地,上下求索,却始终无法超越自身的极限,但人类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这一理想,前人的精神被寄托在后人追求和热爱智慧的过程之中,从未停歇。

      由此看来,哲学即是最深刻的痛苦,但也是至高无上的快乐,因为哲学乃是人生所能通达的最高境界,正是在智慧的痛苦之中,人赋予人生以意义,实现着自身的价值。哲学家们探寻的是永恒无解却又不得不永恒追寻的难题,正是这种执着的探索过程给思考者以快乐,提问、回答、再提问、再回答,在回答的基础上继续追问,结果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反而产生出一堆新的问题,如此循环往复,在思考中享受智慧、发现无知、发现人生的意义所在。 

      人生在世,究竟为的是什么?很多人并不知道答案,人们缺乏思考、堕于思考,比起抬头仰望星空的哲学家,现实中更多人愿意脚踏实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