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水江南最后的枕水人家

人资行政中心 林丹淑

我在寻一个地方,洗尽铅华,淡去尘埃;  

我在造一个梦境,远离浮华,落满晶莹;

我在找一段旅程,还给心,一片最初的宁静。然后,我便遇见了她——乌镇。

                                                            ——题记



清明时节,微微挥洒着的雨丝,浸润着这个秀水江南最后的枕水人家——乌镇。细雨中,乌檐粉墙的人家,小桥流水,石阶小道,水车廊榭的小街,还有湖中游划着的那只乌篷小木船儿,江南水乡的剪影一下勾起了我曾经的记忆,江南水乡的乌篷船就悠悠晃晃漾了进来……

乌镇,没有世俗的喧嚣与浮躁,是浸泡在岁月雾霭里的斑驳古迹,是属于过去悠远闲散的时光。词人马致远那曲耳熟能详的吟唱萦绕在耳畔挥之不去。迤俪的车溪河,潺潺水流,从春秋,从唐宋,从明清,绵延数十里,不分昼夜的在古镇里自由穿行,一路走来,赋予古镇灵动的生命。

枕水人家,水墨砚调,原汁原味的江南水乡,在一幅画中缓缓铺展开来。驻足凝望,眼前是碧绿如玉的流水,一个个石砌的河埠码头,湿漉漉的青石板,用青石板铺就的台阶拾级而下,斜斜地插进清清的河水中。廊桥上行人络绎,古老的石桥拱度正好的造型伴着桥下的水流,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韵味的美。

右岸,人家枕河,古旧木楼,白墙黑瓦,错落有致;左岸,垂柳依依,随风起舞,木亭廊房。赏景小憩,拾起一份闲情逸致,此刻便与这水乡的神韵不谋而合了。 踏着湿漉漉的青石板,逆流而上,随处可见时光流逝,岁月沧桑的痕迹。河水亦静亦动,穿流古镇,缓缓而来,自在安详。偶尔有乌篷船摇曳水中,静谧的景致不觉在流动。以河作街,依河筑屋,百步一桥,廊坊水阁,简单古朴,韵味悠长。恍如一幅天然的水墨画,深刻而隽永。

在乌镇游走了两天,从清晨到黄昏,从深巷到水边,从古旧的小店到新潮的画舫,走遍了古镇的角角落落。乌檐黛瓦的老房子,曲折的小街,古旧的廊柱,门楣上方淳朴的招牌,一切都很幽静、闲适。古镇的巷子是深遂的,毫无方向的闲庭信步,窄窄的青苔小巷,曲曲折折,总能在兜兜转转之后柳暗花明。一抹抹低垂的绿意和着沉寂的屋檐,光影在青苔斑驳的墙面,深深浅浅,岁月交叠,似乎时空流转到很遥远,隐隐令人回味起旧时江南的繁华。

悠悠的乌蓬船,斑驳的拱桥,几户闲适农家,几亩肥田,几盏烛火,一片蛙声吵闹而夜静谧,这便是心中勾勒出江南水乡的模样,如世外桃源般美好。这古老淳朴的江南小镇,是走进水乡最美最灵动的画卷扉页。东栅内,东市河内乌篷船不时咿呀往返,蓝印花布随风飘荡,还有上了年岁的当铺在诉说着乌镇的故事。西栅虽少些生活气息,但是西市河的夜景会让人心驰神往,或者只是在民宿内吃一顿地道的水乡菜也好,再去老邮局寄上一张明信片,才不枉来了一次乌镇。

天空苍茫,树木青葱,绿影婆娑,在水面摇曳生姿。在石桥边,走进古朴的的阁楼里,累了就坐在古老的藤椅上,品一壶清茶,点一碟青豆,在婆娑飘拂的柳条下,悠悠闲闲地静静地看着过往的行人,看着恍若隔世的古镇人家,安静的发呆,让闲适的时光任意抛掷……

从来不知道我会瞬间被乌镇迷住,乌镇在我眼里仿佛一位怀春的少女,宁静,含蓄,羞涩又充满期待,热情,落落大方。每一处风景,每一栋民宿,每一次水流动的声音,每一丝风吹过的时候,都是她的心情,浅吟低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