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地产反腐风暴促进楼市变局

光明区域公司 肖耀廷

2014年8月中旬,国家审计署对包括土地出让金等情况进行审计,重点对2008年至2013年期间土地出让金收支及非税收支管理情况、土地整治项目及耕地保护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全面审计。深圳作为一线大城市,土地市场规模庞大,若牵涉腐败问题,将对后市产生深刻影响。

深圳地产界的风暴正在聚集。佳兆业事件只是这场风暴的引子,无论有没有佳兆业的事件,这场风暴都将爆发。但是,中国历史就是这么奇怪,每每在酝酿一场重大的事件的时候,总是伴随着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悲剧性的轰然倒下,就像风暴来时,总要伴随着电闪雷鸣一样,让人警醒,激人奋进。

我们要以历史的眼光充分审视深圳的风暴。这座曾经讴歌时代的年轻城市,让一代中国人震惊,在华夏大地上书写过辉煌。然而,短短的30年,一个城市变异了,一代创业者堕落了,一个时代转过了身。

自然,这场风暴的中心,就是深圳的高房价。最近发生过这么两件小事,一件小事是近年深圳的农民工有80多万人返乡后再没有回来,一件是去年起,深圳的普通工薪族又有许多人甚至卖掉房子,重新寻找自己的家园。

不管我们承不承认,从深圳社会层面来分析,最强烈的感觉就是深圳生活成本高企,两极分化严重。不说与创业初期相比,单说与五年前相比,公寓房租提高了两倍,普通商品房价涨了三倍;即使政府兴建了地铁,按里程来算票价是北京的五倍,是上海的两倍;公交车的票价是北京的六倍,上海的三倍;水电气就不用说了,所有涉及基本民生的费用都是中国各大城市里排名最高的,而工薪阶层薪水几无提高,大量的岗位薪水其实是在降低,与其他一线城市相比,深圳白领收入,从曾经骄傲的第一,已经成了倒数第一,屈于广州之后。

一个年轻的城市,怎么就自甘堕落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一个急需创造财富的城市,怎么成了贪官和投机炒家的乐园?一个本应乐观、包容、向上的城市,为什么就不能再给中国社会30年?一点点财富,都被贪官和投机分子瓜分,为什么就不能稍许给未来的年轻人留一点,哪怕是记忆也好啊。没有,甚至连残羹剩菜都不留下。

没有了就业机会,曾经一年200万大学生南下深圳,到现在一年不到20万。如果华为、招商、万科等几大企业离开深圳,深圳的经济总量只有一个普通二线城市的水平。可是,我们不要忘记了中国社会在深圳的巨大投入,我们将要回报的是什么?深圳究竟要怎样走,才能不负时代与民族的重托?

一个办法,以许宗衡事件为突破口,迅速激活深圳创业激情,谋求财富分配格局的变化,倡导正义与公平的社会氛围,重建社会道德。

无论我们愿不愿意,要立足于深圳的长期发展,首先是让这场风暴的中心房地产的混乱局面得以彻底扭转。种种社会问题,其实都集中到了房地产上,这种利格局不打破,深圳社会将永无宁日。官商勾结,行业性的欺诈,炒买炒卖等等,一切源于房地产垄断性的暴利,而这种暴利的实质是对深圳年轻群体的财富掠夺,掐杀深圳的前途,逼迫深圳就此永远衰落。

我们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了,这种方式和理念已经完成了时代赋予的使命。我们应该努力探索适合城市发展与基本民生相结合的房地产开发模式,尽管深圳正处在衰落,但是,深圳同其他大中城市来讲,还不缺乏基本的探索精神。

目前急需要做的,一是改变住宅用地的供应结构,把经济适用房的用地比例提高到占住宅供应量的60%。既然房地产的风暴要来,那就让他去席卷罪恶,而回避风暴中心,寻求一个避风港,不失为明智之选。这场由佳兆业引发的房地产反腐风暴,将有可能延续很长时间,然而,民生问题是拖不起的,我们在地产反腐的同时,重新树立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也只有靠把住宅保障问题解决好,落实好,才能让深圳市民满意。

二是立足大学生和农民工,提高廉租房的实用性和完善配套生活功能。目前,大学生和农民工在深圳解决住房问题的主要途径是城中村和出租屋,因为管理问题,不仅住者不满意,社会也不满意。如果政府提供一部分廉租屋,租金与城中村和出租屋对等,在文化建设上有所创新,这将是有益深圳未来的。

佳兆业事件究竟是加剧深圳的衰落,还是促使深圳的重新繁荣,解决年轻人的住房问题是深圳后续发展的关键,要有抛弃高房价的意识,打破官商结盟的利益格局。以民生理念来主导房地产的开发供应,有可能会迎接深圳的新生,否则,暴风雨会来的更猛烈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