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那些事儿

龙岗区域公司 刘芳茹

      春节,转瞬即逝。不管你是在期待中迎来,还是在愁绪中叹息,总之,它就是这么以家家户户里震耳欲聋鞭炮声鸣起,车站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落幕。
      2015年的春节,对我而言,是既期待又恐惧。期待的是,合家团圆,朋友相聚。忧愁的是,岁月不饶人,形单影只。
       踏足社会后,亲友相聚甚是少,每年家人相聚甚欢的时刻莫过于大年三十的那桌团圆饭上。我家算是个大家族,全家老老小小总和刚好30个人,全都挤在家里那幢小楼房里,每年春季都好是热闹。老爸是个老顽童,时常与年纪小的堂弟堂妹嬉笑打闹,堂妹们哼个小曲,扭几个动作,总能把他逗得乐翻了天。于是乎,他竟突发奇想,在家搞了场小型的家庭晚会,由13岁的堂妹与10岁堂弟两人当总策划编排了10多个节目,带着3个读着幼儿园的弟弟既唱又跳,乐翻全家。此外,还有奖金丰富的抽奖活动和红包大奖。
       印象中,这是自我懂事以来,家人第一次在晚饭后那么人齐地聚在家中,第一次听到全家人如此放怀如此爽朗的欢笑声。

       家庭晚会结束后,弟弟妹妹们一个个都去应同学的约了,而我的记忆却丢在了2014年。
      2014年,在我的记忆里,貌似就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结婚年,闺蜜们一个个都赶在马尾巴后面为人妻为人母。往日的小伙伴们一个个都留在了婆家过年。年前的日子,对我而言,甚是无聊,天天期盼着她们回娘家的日子快点到来,赶着去跟新姑爷讨利是去。或许是年前的等待吧,再次相遇时,会觉得特别的难能珍贵,特别的想多黏闺蜜一会,特别希望她在娘家能多呆几天,哪怕是不能天天相见,但最起码能想见就见,聚在一起,哪怕不言不语,也能心照不宣。
      闺蜜来家中拜年,爸爸妈妈甚是欢喜。看着眼前的这对夫妻,是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赞就怎么喜欢,待我从房里出来,看着至今形单影只的我,那张脸便是如春节前的天气般,说变就变,心里估计又在埋怨,就剩咱家闺女了,这丫头到现在还不找个伴。
      父母的絮叨,我早已习惯,就如一个不定时的闹钟一般,偶尔便会在我耳前提醒我几句:女儿,年纪不小了,有合适的人家,就试着处处吧。
       父母如此,家中七大姑八大妈更是热情,一个个都好像是有备而来的,说哪家的小伙子不错,什么时候安排你们两个见见?个个如此热情,奈何我会分身也见不了那么多个啊。顿时进入漫无边际的嘘唏中……
      春节,虽百感交集,却一直都是我所向往的佳节,或团圆,或相聚,或被相亲,我都满怀期待,沉浸在其中,只恨时光太匆匆……